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打穿西游的唐僧 > 第78章:袁守诚不是袁守诚
    “我叔父?”,袁天罡诧异的看着江流,显然没想到突然间,江流为何提起了自己的叔父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也点了点头:“不错,我是有一个叔父,名唤袁守诚,玄奘法师如何知晓?”。

    “刚刚贫僧于长安城中行走,看到一个算卦的摊位,看那主人与道长有七八分的相似,也就去交谈了几句”,微微颔首,江流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叔父寻常的时候,就喜欢打着贫道的旗号,为他人卜算来赚取银钱,只是,他这卜算之术却不精通,倒是让玄奘法师见笑了”,听得江流的话,袁天罡面有讪讪之色。

    “果然吗?”,听得袁天罡的回答,江流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纵观原著,龙王司雨的确是分内之事,可是,就因为克扣了一些下雨的点数,误了一点时辰就要被杀?

    这完全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出现这样的情况,顶多玉帝知道了,定个办事不力的罪责,略作惩处吧?

    否则,天规真的如此严厉的话,借泾河龙王几个胆子,他也不敢从中作假吧?

    再说了,原著中风雨上面做点手脚的事情还少吗?

    车迟国斗法,人家明明都用五雷法把风雨雷神仙招来了,准备下雨,可是孙悟空跳上去阻止了,这不是误了时辰吗?斗红孩儿的时候,孙悟空也问龙王借雨了;还有给朱紫国王开药方,用无根水做药引,也招了龙王下雨,这岂不是私自降雨吗?

    要是降雨的事情真的这么严苛的话,这些人都该被斩了。

    所以,泾河龙王被杀,可以说是被人当了一颗棋子牺牲了。

    袁守诚这个人就更神秘了,玉帝的旨意,从上至下传达给泾河龙王,按理说体制内的消息传达是最快的吧?偏偏他比泾河龙王都知道得更早,这本就不合理。

    其次,等泾河龙王去砸他摊铺的时候,他一口就断定了泾河龙王得挨一刀,玉帝的旨意都没下来,他又提前知道了?甚至提前知道了行刑的人是魏征?

    在西游的世界,世上拥有大神通者不足为奇,可是卜算之法厉害到连玉帝的事情都能提前测算?江流是绝对不信的。

    所以,见到了袁天罡之后,才漫不经心的样子询问了一下,而袁天罡的回答,让江流心中也觉得后怕。

    看来,那袁守诚也不是真正的袁守诚了,幸亏当时的自己虽然想着尽可能的救下泾河龙王,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合理的地方。

    江流只是漫不经心的一问,袁天罡也没有多想,接下来,唐皇亲自册封江流为大唐圣僧。

    受封仪式早已准备妥当了,所以,自然是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不过,江流的心思都放在西行之事上面,有些心不在焉就是了。

    在江流看来,浪费时间的喧闹了一番之后,这受封仪式终于结束了,回到了大佛寺的他也不急着进镇魔殿去打怪升级了,而是盘膝坐下,继续修炼天龙禅音的功法,来提升经验值,也算是好好的等待一下明天泾河龙王的结局。

    虽然泾河龙王的一切,同样是一个局,但是自己提醒了他,也不知他是否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?

    翌日,大佛寺的几个弟子,背着包袱,准备离开寺庙外出去做法事,远远的看到江流的禅房,能看到他坐在窗口,抬首望天。

    “喂,师兄,圣僧今天好像一大早就坐在窗边发呆呢,你们说他在想什么?莫不是是在想高阳公主?”,一个年轻的僧人,低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噤言!”,旁边年龄稍长的僧人,脸色一沉,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也看向了坐在窗边的江流,微微沉默片刻,道:“圣僧他虽然年纪轻轻,但一首《无相偈》却让天下传诵,佛法精深远远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,或许,他今天都在参悟佛法吧?”。

    江流静静的坐在窗口,看着天空,今天起了个大早,虽然昨天没有听到龙王和袁守诚完整的赌约对话,可是雨点数还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江流耐心的等待着,等着下雨的情况,若是龙王输了赌约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,否则的话,这个局的可怕,远超自己想象啊……

    “见过圣僧!”,几个大佛寺的弟子路过见面的面前,对着江流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,诸位也有礼了,你们这是要去何处?”,回过神来,江流还了一礼,平易近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五十里外的李员外,让我们前去做一场法师,超度亡魂”,听得江流的询问,年龄最长的僧人答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里啊?你们还是带上雨伞吧,若是我所料不差,今天要下雨了”,江流开口提醒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…下雨……?”,几个僧人楞了一下,看了看天空,碧空万里的模样,完全不像是要下雨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圣僧所言,年长的僧人想了想,还是转身,让大家都带上了一把雨伞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惊雷滚滚,云起云涌。

    刚刚拿上雨伞,还没来得及走出大佛寺呢,突然,天空中雷声响起,同时,不知道从何处飘来了浓密的乌云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滂沱大雨紧跟着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,圣僧他真是料事如神……”,几个还没走出寺庙的弟子,面面相觑,脸上都充满了惊叹之色。

    果然下雨了,江流并不觉得惊奇,只是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等了约莫两三个小时之后,云雨初歇,江流走出门来,询问寺庙中的僧人,今日这雨数几何。

    听得江流询问,这个弟子虽然也觉奇怪,但是却还是跑过去仔细的测量了一番之后,恭敬答道:“回禀圣僧,今日降雨量为三尺零四十点”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,听得这个点数,江流心下一沉。

    时辰方面虽然不记得,可是雨点数江流记得清清楚楚,袁守诚说的是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。

    此刻点数都不对,显然泾河龙王像原著中一般,克扣了点数,耽误了降雨的时辰了。

    雨点数都不对,那摊棚前泾河龙王去大闹的事情,自然也没什么好看的了。

    江流低头叹息了一声,回到自己禅房,盘膝修炼。

    自己的时间,更加紧迫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两日,突然长安城出现了一桩轰动的大事。

    一颗龙头,从云端落下,引起无数人围观,秦叔宝恰好路过,扛起龙头,就往宫中禀报去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