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打穿西游的唐僧 > 第209章:我不走,我没病,我不吃药!
    如来,神色平静的看着镇元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这次镇元子来到灵山大雷音寺是问罪而来的,这次自己也少不得要出一些血才能把金蝉子他们一行人捞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镇元子却主动来到灵山问罪,这让如来的心中有了些异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需要多么的聪明,只需要很简单的换位思考一下,若是自己放在镇元子大仙的位置上的话,该如何选择?

    自己一定会牢牢的掌握主动权,老神在在的在五庄观等着吧?

    为何却要主动前来问罪呢?闹得似乎他自己有些急不可耐的样子,按理说,急不可耐的不该是佛门的自己吗?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是你们的人无礼在先,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现在身为佛门之主,该如何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了!”如来询问自己想要什么,镇元子却并没有开口的意思,而是反问如来说道。

    镇元子此来,自然是想要最大限度的争取一些条件。

    但是同样的,如来佛祖却也不是那么好蒙的,从他主动来灵山提条件,如来大概的就能猜得出事情有些不对劲了,所以,谈起条件的时候,两位大佬你来我往的试探对方的底线,如来把条件慢慢的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不知金蝉子一行人,在五庄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如来却看得出来,镇元子似乎有些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的意思,自然,抓住了这个机会,要努力的压条件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观音,听着如来和镇元子之间的交谈,心中暗自的心惊,对于如来佛祖压价的狠辣程度觉得震撼。

    但是同样的,镇元子的态度更让观音觉得诧异,所以,很聪明的没有插嘴说话。

    在旁边听了一段之后,观音的心中也大概的明白了当下是什么样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情况,如来佛祖和镇元子之间是如何的讨价还价,江流自然是不知道的,若是江流早知道自己的行为会让镇元子都吓到的话,当初镇元子问他在午后在五庄观待得怎么样的话,江流绝对会假装出自己恨不得赶紧离开五庄观的模样。

    特别是麻将啊,还有斗地主啊这些,也绝不会让清风明月两个道童来学会。

    两个月左右的时间,自身的等级已经提升到了33级的地步了,对于这个程度的提升,江流的心中还算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以西游位面的修行境界来看,现在的自己也算是御法境的修为了,再往上的话,那可就是化神境了!

    “虽说和孙悟空这样的外挂比不了,但是在凡间而言,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,我能达到这样的地步,这要是被寻常人知道了的话,绝对会吓一跳的吧?”对于自身的等级提升速度,江流的心中还算满意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的时间,待在五庄观修行,江流的确是挺满意的,硬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,或许就是因为五庄观这里缺少了可以打怪升级的目标吧?

    不能打怪,就意味着没有装备可以爆,所以,身上的装备没有办法更新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一直待在五庄观这里,也没有什么任务可以让自己触发的啊。

    打坐修炼虽然是自己获取经验值的最主要方式,但是,只有做任务和打怪才是最快的,远远比自己打坐修炼要快得多。

    玄奘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夜深人静的,江流又如同往常一般的在努力修炼天龙禅音,可是,突然一阵熟悉的喊叫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观音菩萨?她来干什么!?”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,江流的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在这五庄观待得好好的,总觉得观音来了应该没什么好事,可是,躲着不出去这也不是办法啊。

    微微想了想,江流收功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五庄观内,孙悟空他们几个,还有清风明月他们也都走得出来了,能够看到半空中悬浮着的观音和镇元子两个。

    “见过菩萨!”

    江流双手合十,弯腰行了一礼,心中却是咯噔一下,果然,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?

    佛门的这些大佬,是不可能坐视自己在这浪费时间的,所以,观音亲自找到了镇元子吗?

    看样子,他们之间已经进行了一场见不得人的交易了吗?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玄奘,关于你的事情,本座已经知晓了,我已经替你给镇元大仙赔礼道歉,得到了镇元大仙的原谅了,从即日起,你便是自由身了,随时可以离开了!”悬浮于半空中,观音菩萨开口对江流说道,大包大揽的,倒是把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是真的吗!?”听得观音菩萨的话,清风和明月两个道童,也为江流他们感到开心,同时对镇元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微微点头,镇元子的脸色平静,不悲不喜,也看不出他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得到师父肯定的回答,清风和明月两个道童,欣喜对视,被扣在这里两个月的时间了,唐僧他们终于可以离开了吗?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不只是清风明月他们觉得开心,同样的,旁边的沙悟净自然是面带喜色了。

    在这足足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啊,现在终于可以上路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走!”

    心中咯噔一下,观音菩萨的话,对江流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噩耗似的,闻言,江流反射性的开口,高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懵了,江流突然拒绝离开五庄观的态度,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懵了,不明所以的看着江流,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果然,这家伙是真的不愿意离开的!”镇元大仙虽然心惊,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自己想得没错,虽不知缘由为何,但他是真的不愿意离开!

    镇元子一副恍然之色,旁边的观音自然是看到了,这让观音的眉头微微蹙了蹙。

    玄奘为何不肯离开?难道?是镇元大仙许诺了他什么好处不成?

    可是,这也不对啊,若是这一切真的是镇元大仙暗中做了什么手脚,为何他又眼巴巴的跑到大雷音寺,恨不得赶紧让玄奘他们离开的态度呢?

    “玄奘,这是为何?”心中思绪万千,观音的心中更是觉得疑惑万千,可是表面上却不动神色,只是微微蹙眉,沉默了片刻之后,对江流问道。

    “菩萨,是这样的,镇元大仙身份超然,更对弟子礼遇有加,让弟子好生感动,可悟空却出言不逊,冲撞了大仙,让弟子心中好生愧疚,所以,当镇元大仙说出要关押百年,让弟子静思己过,弟子不敢反驳,只是,这才过了两个月而已,弟子若是离开,岂不是食言了?”

    一言及此,江流微微一顿,接着慷慨激昂的模样,道:“弟子身为取经人,不辞辛苦取得真经,为的是度化世人,若是弟子本身就是个食言之人,将来如何能够让天下苍生信服?如何能够度化芸芸众生于彼岸!?”

    大道理,高帽子,江流不管这些话说出来是不是有人信,反正,对于自己而言,这些慷慨激昂,高高在上的话语对自己而言是有帮助的,所以,江流说起来是完全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“玄奘,你能这样想,本座非常的欣慰,这证明本座选你西行取经并没有看错人,只是,取经大业,关系天下芸芸众生,早一日取得真经,就能早一日解救众生于苦海!”

    “损己而利他,你若是为了顾全自身的名义气节,置天下苍生于不顾,这岂不是本末倒置吗?”观音一脸欣慰的模样,开口对江流说道,谆谆教导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菩萨,你这就错了,弟子听过一句话,叫做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,从这可见,需得自身行得正,立得直,方才有资格去治国平天下,同样的道理,若是弟子连自己的念头都通达不了,连自己都度不了,何以能度得了天下苍生?”江流摇了摇头,神色认真的答道。

    佛门,本身口才上就是非常好的一群人,作为佛门领导层的观音菩萨,讲起大道理来自然是一套一套的,寻常人还真说不过她。

    不过,江流毕竟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,经历过信息大爆炸的熏陶,各种大道理也是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五庄观前,江流和观音菩萨两人,你一言我一语,嘴里都是为了天下苍生的大道理,可是,却又谁都说服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观音的目的很简单,自然是想要劝说江流去继续西行了,如来佛祖可是答应了镇元子不少条件才谈妥的,现在他不去?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吗?

    但是,江流说的话,同样是有理有据,铁了心的想要求个念头通达,要坚持自己的诺言,不肯前去西行,这让观音是又急又无奈。

    总不能捆了他,把他丢在白龙马的马背上强逼着去吧?

    江流认真的盯着观音,自己的态度也很明确。

    若是用现代化一点的话来说,那就是:我不走,我没病,我不吃药!

    观音沉默,一时间觉得非常棘手,没想到,转世十次之后,这金蝉子居然如此叛逆!?